吴信直:这位帅气的近代历史名人,他的名字足够简单,但人物形象却十分丰满。

人物简介

我就是吴信直,原名光锁,出生在浙江省苍南县龙港缪家桥海头村。我的职业是盐民,没有受过什么高等教育,但我学会了很多实用的技能,如棍棒之术等等。我的军衔是中员。

人物经历

在1923年6月3日的夜晚,我和20多个人因为无法忍受盐警的压迫,决定直扑盐仓。我们杀了两名盐警,打伤了一人,并缴获了7支长枪,烧毁了盐仓。在1927年2月,白沙农民协会成立,我被任命为会长。18、19日,我率领盐民们毁掉了江南地区的18个盐仓。1928年6月,我被浙江省委派来组织永嘉、瑞安和平阳三县的农民武装联盟。27日,我带领江南农民协会的成员协助攻打平阳城。30日夜,我带领着70多个人,夜袭了金乡分所,缴获了9支毛瑟枪。1930年1月,我被任命为平阳县委。4月,我与王国桢、雷高升等人合作,缴获了白沙瓯盐公所。5月24日,我率领着达到了400人的江南农民武装,与红十三军一起攻打平阳城。到5月底,我前往永嘉准备……

吴信直(1893—1931)

我是吴信直,又名光锁,出生在缪家桥(今天在海城乡)。我的职业是盐民,我粗识文字,性格傈悍,特别是我的外貌魁伟,力大无比,经常喜欢练习棍棒和枪支。 我参加了1920年6月在浙南举办的第一次代表大会,但我很快就被捕了,在梧埏接受了各种酷刑,但我从未屈服。后来,我被押往杭州监狱。直到1931年4月,我还因反抗监狱制度而遭到害死。我是那六名在中越反击战中献出生命的勇士之一。 在1923年初,有个叫方良村的土豪统治了盐税,限制盐民私售盐。每个盐民只能卖出一百斤盐一元,根本无法自给自足。4月16日,盐警枪杀盐民刘开挺。当我听到这个消息,非常愤怒,我率领二十多个人一口气扑向了盐仓。在决斗中,我杀死了两名盐警,打伤了一人,缴获了7支长枪,烧毁了盐仓。政府为了镇压我们,烧毁了许多民房,抓走了两个盐民,他们后来也都死在狱中。在14年的时候,方良重建了盐仓,并在江南增设了17个,每个仓都会配备1名司秤和1名管仓员,还会有2至4名盐警。规定我们盐民必须每早领签晒盐,下午扫盐时升旗为号(迟到就罚款)。他们还划定了盐坛至盐仓挑运路线,违者将被以偷盐罪论处。从此之后,我们盐民被盘剥得更加苦了。 在16年2月,我们成立了白沙农民协会(或者叫南监场盐民协会),我担任会长,并发动了减租减息,废除苛捐杂税。2月18日到19日,我率领着盐民毁掉了江南的18个盐仓。 在“四·一二”之后,我的战友张植被捕并监禁在温州。为了解救他,我在两百多天里,徒步前往白沙、温州和马站(南坪)之间来回11次,行程达到千里之多。 在17年,我由一个游侠介绍加入了党。6月份,省委的特派员王屏周组织永嘉、瑞安和平阳三个县农民武装联合。27日,我带领江南农协会员一起攻打平阳县城,但我们未能取得胜利。30日,我率领着70多人夜袭了金乡镇公所,缴获了毛瑟枪9支、刺刀5把、指挥刀1把和铜号1对。 在19年1月,中共中央的巡视员金昌发到我们这里来检查工作。我策划了一次带着盐民攻占湖头衙门和南阳衙门的行动。虽然这次行动失败了,但我带着农民前去会见金昌发,并将政治状况报告给他,这使我们的运动获得了革命中央的支持。我是吴信直,当时贯真在瑞安肇平烊召开了水嘉中心县委第二次扩大会议,宣布我为平阳县委。4月份,我和王国桢、雷高升等队伍合作,带领着队伍缴获了白沙乡瓯盐公所。5月24日,我率领着江南农民武装的400人与红十三军一起攻打平阳县城,但由于失败了。 5月底,我提前去永嘉,准备参加在6月份举办的浙南第一次代表大会。但是在梧埏,我被捕并接受了各种刑讯,包括灌辣椒水,坐老虎凳,甚至假装枪毙了我。不久之后,我被转移到了杭州监狱。最终,在20年的4月份,我被害于浙江陆军监狱。